达安基因(002030.CN)

达安基因:一朝爆发难掩经营常年糟糕

时间:20-07-19 09:52    来源:东方财富网


达安基因(002030)(002030.SZ)是一家体外诊断上市公司。作为新冠肺炎疫情受益股,公司2020年以来业绩实现高增长,股价涨幅超过两倍,目前总市值接近300亿元。

然而,从历史经营来看,这并不是一家优秀的公司,过去多年收入和利润完全停滞不前,ROE连银行理财都不如,管理层经营能力值得商榷。疫情过去之后,达安基因2020年以来的高增长还能延续吗?

与此同时,达安基因在财务处理上采取了非常激进的会计政策,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和坏账计提比例远低于同行水平,账龄结构严重恶化,应收款客户经营状况欠佳、诚信缺失,大量款项存在极高回收风险。在研发投入上,公司采取了高比例资本化处理,远比同行激进,报表披露的净利润被大幅美化。

另外,达安基因还将巨额真金白银投入到与主业完全不相干的放贷业务中,不仅没有带来预期中的收益,相反是产生了巨额烂账,对业绩造成拖累。这种不务正业的乱投资行为,本质上一种价值毁灭。

历史表现欠佳

达安基因2019年年报称,公司业务范围涵盖了以分子诊断技术、免疫诊断技术、生化诊断技术、POCT等诊断技术为基础的医疗器械、医疗健康服务、养老保健、食品安全和产业投资等诸多领域,以传染病、优生优育、精准医疗、血液筛查、公共卫生、仪器耗材、科研服务等多条产品线全面布局体外诊断产业,不断延伸公司的产业布局到大健康领域。

达安基因主营业务处于生物医药行业中的体外诊断产业(IVD)领域,这是国内过去几年成长最快的领域之一,不少业内上市公司均实现了快速增长。比如,安图生物(603658.SH)专业从事体外诊断试剂及仪器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营产品以免疫诊断、微生物检测为主,2014-2019年期间收入从5.63亿元增加至26.79亿元,净利润从2.08亿元增加至7.74亿元,5年时间收入和净利润增幅分别为376%、272%,目前总市值已经接近700亿元。

然而,达安基因却并没有抓住机遇,过去几年业绩完全是停滞不前,彻底错失行业发展红利。财报显示,公司2014年和2019年收入分别为10.86亿元、10.9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53亿元、9218万元。

更值得注意的是,达安基因2019年净利润并非来自主业,大部分由非经常性损益所贡献,金额高达8035万元,占净利润的比例为86.17%。这其中主要来自两部分:政府补助、公允价值变动收益及处置金融资产取得的投资收益,金额分别为4016万元、6644万元。

将上述非经常性损益扣除之后,达安基因2019年净利润实际上只有1183万元。过去几年也存在类似情形,2016-2018年公司非经常性损益分别为3655万元、3222万元、5477万元,占净利润的比例分别为34.26%、37.27%、53.91%。

ROE是经营能力核心评价指标。资讯显示,2009年以来,达安基因扣非加权ROE均在10%以下,2016-2019年分别为5.07%、3.32%、2.66%、0.65%,这样的收益率连银行理财都不如,至少表明公司管理层的能力有待商榷。

7月13日,达安基因发布业绩修正公告,预计2020年1-6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2亿元至8亿元,同比上升924.57%-1222.03%。达安基因表示,业绩大幅上升是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影响,市场对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核酸检测试剂盒及核酸检测仪器、相关耗材的需求量大幅度增长,对公司业绩产生了积极影响。

这是一次偶然外部因素实现的高增长,新冠疫情最终有完全被控制的一天,届时,达安基因还能靠什么延续高增长呢?

激进的会计政策

截至2019年年末,达安基因应收账款账面价值7.11亿元,当年应收账款周转天数229天。从往年来看,2015-2018年,公司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分别为152天、171天、208天、199天。公司应收账款周转天数越来越长,表明销售政策越来越激进。

相比同行安图生物而言,达安基因的应收账款周转天数明显偏高。资讯显示,安图生物2015-2019年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分别为48天、49天、50天、53天、66天。这表明,达安基因采取了较同行更加激进的销售政策。

激进的销售政策致使达安基因应收账款账龄结构严重恶化。根据2019年年报第185页披露,达安基因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合计8.41亿元,其中1年以内5.2亿元、占比61.82%,1年以上3.21亿元、占比38.18%。而安图生物2019年年末1年以内和1年以上应收账款分别为6.44亿元、2893万元,占比分别为95.7%、4.3%。

在坏账计提方面,达安基因也采用了较同行更激进的会计政策。达安基因2019年年报第151页披露,公司对1年以内应收账款按照0.5%的比例计提坏账准备。反观业内龙头安图生物,其对1年以内应收账款的坏账计提比例为5%。

达安基因2019年年末应收账款第一大客户是广州昶通医疗科技有限公司,期末余额为5309万元。这家客户成立于2014年1月,达安基因持有17%股权,两者构成关联关系。

上述客户经营状况并不好。达安基因长期股权投资科目显示,其所持有该客户股权比例对应的2019年投资收益为亏损407万元,期末账面余额为794万元。按17%比例换算,这家客户2019年亏损总额达到2394万元,期末净资产只有4671万元,比应还给达安基因的欠款还要少。

与此同时,这家客户还是失信被执行人。根据启信宝,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年9月19日发布的公告显示,原告国药控股新乡有限公司曾与被告河南昶通医疗科技有限公司、广州昶通医疗科技有限公司自行和解,达成如下协议:由被告向原告支付货款1579万元、退货款159元、违约金90万元,由被告承担14万元的诉讼费、保全费、保函费,以及其他费用。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表示,上述协议符合有关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然而,被告在有履行能力的情况下,却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从而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以上信息表明,广州昶通医疗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经营状况糟糕、信用难的企业。达安基因还能从这家客户手中把欠款收回来吗?

除了应收账款以外,达安基因在研发投入会计处理方面,也采用了激进的会计政策。

年报显示,达安基因2019年研发投入1.44亿元,研发投入资本化金额6110万元,资本化研发投入占研发投入的比例为42.58%。从往年来看,公司2016-2018年研发投入分别为1.51亿元、1.65亿元、1.23亿元,研发投入资本化金额分别为6867万元、7084万元、4809万元,资本化研发投入占研发投入的比例分别为45.39%、42.91%、39.01%。由此可以看出,达安基因研发投入资本化率近年来均维持在较高水平。

安图生物作为可比对象,其2019年研发投入3.12亿元,研发投入资本化金额和研发投入资本化率均为零。截至2019年年末,安图生物账面上没有任何的开发支出,而达安基因账面金额达到1.49亿元。显而易见,达安基因较同行采取了极其激进的会计政策。

根据会计政策,研发过程分为研究和开发两个阶段,研究阶段发生的费用全部计入损益,开发阶段的支出只有在满足一定条件时才能进行资本化处理,否则仍要计入损益中。

但是像医疗、软件这些行业,研发项目能不能成功变现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管理层在实际操作中,对于资本化处理的确认存在很强的主观性,往往会大幅度干扰公司的实际利润,成为不少上市公司调节利润的工具。

申银万国分析师龚浩在《苹果比苹果,再做投资决定》一文中指出,开发支出资本化会夸大企业的资产、净利润、经营性现金流,使企业多缴所得税,损害企业的内在价值。据统计,2016-2019年,达安基因研发投入资本化金额占当年净利润的比例分别为64.36%、81.95%、47.34%、66.29%。

最后,从研发投入金额来看,达安基因每年投入的研发经费不仅远远少于安图生物,而且呈现下降趋势,比如2019年研发金额就比2017年减少了2159万元。减少研发投入可以快速改善当期利润,但是这有损竞争力的构建,从长远来看恐怕得不偿失。

不务正业

在体外诊断主业以外,达安基因还从事放贷业务。

2019年年末,达安基因其他流动资产1.79亿元,几乎全部由发放贷款及垫款科目构成,账面价值为1.66亿元。

达安基因发放贷款及垫款由两部分构成:应收小贷款和应收保理款。2019年年末,公司应收小贷款账面余额、坏账准备、账面价值分别为5501万元、339万元、5162万元,应收保理款账面余额、坏账准备、账面价值分别为3.18亿元、2.04亿元、1.14亿元。

达安基因还按照风险等级披露了发放贷款及垫款的计提坏账准备情况。2019年年末,公司未逾期及逾期30天内、逾期91-120天、逾期151-180天、逾期181-360天、逾期360天以上的发放贷款及垫款账面余额分别为4948万元、300万元、280万元、2.8亿元、3762万元,计提的坏账准备分别为49万元、30万元、84万元、1.68亿元、3762万元,计提的坏账准备合计2.07亿元。

以上信息表明,达安基因放出去的大部分贷款均已经严重逾期,巨额真金白银恐怕将打水漂。事实上,除了其他流动资产以外,达安基因非流动资产以及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资产中,也均有发放贷款及垫款,2019年年末账面价值分别为1.87亿元、7272万元。

达安基因放贷业务的经营主体是子公司达安金控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达安金控”)。达安金控成立于2015年12月,最初由达安基因100%控股。2016年,达安基因“为了完善达安金控股权结构”对其新增注册资本8800万元,共引进了四家新股东,包括广州素位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汇鼎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广州君合同创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及平潭瞰川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目前,达安基因和上述4家新股东持股比例分别为40%、30%、15%、10%、5%。

根据达安金控官网,目前其共有4项主营业务,分别是商业保理、互联网小贷、股权投资和融资租赁。对于成立达安金控的目的,达安基因曾经在增资公告中表述为“加快开拓市场的发展步伐,实现成为生物健康领域的专业金融服务商的目标”。

不过,4年过去,达安金控非但没有为达安基因带来收益,反而拖累其业绩。财报显示,2017-2019年,达安金控收入分别为698万元、670万元、1890万元,净利润分别为51万元、271万元、-2.08亿元。截至2019年年末,达安金控净资产为-8597万元,已经资不抵债。

由此可见,放贷业务已经给上市公司造成巨额损失。达安基因的主业是体外诊断产品生产,却将巨额资金用于与主业完全无关的放贷业务上,这本质上就是一种价值毁灭。

除了放贷业务以外,达安基因账面上还有不少的长期股权投资,截至2019年年末,账面价值为5.58亿元。但是这些投资效益却并不高,2016-2019年,上市公司对联营企业和合营企业的投资收益分别为115万元、362万元、-1355万元、-5286万元。

达安基因长期股权投资中占比最大的是云康健康产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云康健康”),2019年年末账面价值为4.09亿元。

云康健康前身为高新达安健康产业投资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成立时达安基因持有云康健康60%股权。目前,云康健康共有包括达安基因在内的 14位股东,达安基因持股比例为46.96%。

2018年,达安基因公告称,公司收到云康健康原始发起股东高新阳光通知,高新阳光与其余7位股东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签署后上述一致行动人共持有云康健康50.64%股本,高于达安基因持股比例。云康健康由此不再并入上市公司合并报表,改为计入长期股权投资科目。

云康健康的主营业务是提供包括生化发光检验、遗传与生育健康检验、免疫检验、病理诊断、分子生物检测、综合检验在内六大类2000余项服务,在全国范围内设立了 6 家独立医学实验室,辐射华东、华中、华南和西南地区,为各级医疗机构提供专业医学检验及病理诊断外包服务支持。

云康健康经营状况并不好,根据年报披露,2016-2019年其收入分别为319万元、356万元、6.21亿元、6.81亿元,净利润分别为-6万元、10万元、-1769万元、-7152万元。

云康健康成立于2008年,12年之后为何业绩仍然是亏损呢?对于亏损原因,达安基因没有给出任何的解释。

放贷业务以及低效投资占用了达安基因巨额资金,导致公司有息负债高企。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公司短期借款6.13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470万元、其他流动负债5500万元、长期借款2.94亿元,有息负债合计9.67亿元,而其货币资金只有3.64亿元。2018年和2019年,上市公司财务费用分别为3596万元、4309万元,占营业利润的比例分别为35.04%、696.12%。

《证券市场周刊》记者给达安基因发去了采访函,截至发稿未收到上市公司方面回复。

(文章来源:证券市场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