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安基因(002030.CN)

资产负债率高于同行50%拟冲科创板 诺禾致源外部股东低价入股屡被“关注”

时间:20-08-19 07:52    来源:和讯

《投资者网》张伟

从单分子测序到高通量测序,随着市场对精准医疗需求的增加,各种基因技术得到了长足发展。这也催生出华大基因(300676,股吧)(300676.SZ)、贝瑞基因(000710,股吧)(000710.SZ)、达安基因(002030)(002030,股吧)(002030.SZ)等多家基因类上市公司。不久之后,或将又有一家基因检测公司加入上市阵营。

8月5日,基因测序服务商北京诺禾致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诺禾致源”)在科创板官网披露了《审核问询函之回复报告》(“下称《回复报告》”)显示,就科创板上市委关心的核心技术、销售模式、应收账款等问题,该公司进行了补充回答。

值得注意的是,诺禾致源两次冲击IPO时,都被要求回答外部股东低价入股及股权转让价格是否合理的问题,诺禾致源认为外部股东的入股价格存在差异具有合理性,随后的股权转让遵循市场化机制,具有公允性。只是不知诺禾致源的解释能否获得科创板上市委认可?

科研实力助推业绩增长

据其官网介绍,诺禾致源成立于2011年3月,业务覆盖生命科学基础科研服务、医学研究与技术服务、建库测序平台服务等领域,主要为医院、医药研发企业、科研院所、农业企业、研究型大学等机构提供基因测序、质谱分析、生物信息技术支持等科研服务和解决方案,同时自主开发基因检测医疗器械。

据悉,诺禾致源已经建立了通量规模领先的基因测序平台和高性能计算平台,能有效支撑生命科学研究和医疗健康两大领域对大数据分析及存储的需求。截至2020年6月,该公司已与伙伴合作发表SCI文章560多篇,并在北京、天津、南京、美国、英国、新加坡等地设有实验室或实验基地。

雄厚的科研实力也让诺禾致源的营收取得了飞速增长。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下称“报告期内”),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7.39亿元、10.54亿元和15.35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81亿元、0.97亿元、1.14亿元。

对于营收、净利润同步增长的原因,诺禾致源向《投资者网》表示,“基因检测技术的发展和深入应用促进了科研市场和生物医药行业的发展,为公司发展创造了有利条件;同时公司不断扩展海外业务,积极开发亚太和北美市场,享受全球基因测序市场的商业化应用和发展带来的市场需求增加”。

资产负债率明显高于同行

值得注意的是,报告期内,诺禾致源的营收呈跨越式增长,但其净利润却增长乏力。其中,2018年营收同比增长42.63%,同期净利润同比增长19.75%,2019年营收同比增长45.65%,而同期净利润同比增长只有17.53%。

同时,公司还面临资产负债率高企、毛利率持续走低等问题。财务数据显示,报告期内,诺禾致源的负债总额分别为4.88亿元、4.99亿元和8.83亿元,其中流动负债分别为4.73亿元、4.87亿元和8.73亿元,流动负债在负债总额中的占比超过96%。

此外,诺禾致源的资产负债率也居高不下。报告期内,其资产负债率分别为36.07%、33.93%、44.83%,该数据也一直高于华大基因、贝瑞基因、达安基因等同行50%左右。招股书显示,上述公司同期资产负债率均值分别为24.47%、23.26%和30.14%。

对于资产负债率高企,且高于同行上市公司的原因,诺禾致源向《投资者网》表示,“2018年末公司资产负债率下降,主要是2018年上半年公司归还了短期借款。2019年公司资产负债率上升,主要是增加短期借款所致。公司资产负债率总体高于同行业上市公司平均水平,主要源于公司还未上市,股权融资规模相对较小,同时公司预收款占比较大,导致经营性负债占比较高”。

诺禾致源表示,“募集资金到位后,公司的各项偿债指标将会得到较大改善,资产负债率也将进一步下降。”

外部股东低价入股被“关注”

虽然,诺禾致源认为IPO能改善其偿债指标,降低资产负债率,不过从其此前IPO失败的经历来看,诺禾致源本次IPO仍充满不确定性。

公开资料显示,诺禾致源曾于2018年12月首次递交招股书,上市目的地为创业板,结果在2019年11月27日(上会前一天)被取消审核会议。

据证监会官网2019年9月发布的、针对诺禾致源创业板IPO申请的反馈意见显示,证监会发审委对诺禾致源外部股东樊世彬、莫淑珍的入股情况进行了重点关注。故有分析认为,股权历史问题或是该公司此前IPO被取消上会的主要原因之一。

而据8月5日披露的《回复报告》显示,科创板上市委仍要求诺禾致源就樊世彬、莫淑珍受让公司实控人李瑞强股权是否存在利益安排?以及及樊世彬、莫淑珍向成长拾贰号(私募基金)转让诺禾致源股权是否存在代持、委托持股或其他利益安排等问题进行说明。

诺禾致源回复称,樊世彬、莫淑珍入股定价公允性系基于其入股意向达成时间较早、对李瑞强个人事业发展曾给予帮助、与李瑞强个人关系较为紧密等因素综合考虑,(转让价格)由双方协商确定。与后期结合市场环境、行业估值、企业经营状况等因素确定的普通财务投资者入股价格存在差异具有合理性;

而对于而樊世彬、莫淑珍向成长拾贰号转让其所持有的诺禾致源股权价格的合理性问题,诺禾致源则表示,“转让对价系经过与市场上多家知名投资机构询价、谈判最终确定,价格的形成遵循市场化机制,具有公允性。”

上述解释能否获得科创板上市委认可,目前还不得而知。从科创板上市委关注第一个问题仍是外部股东入股的情况来看,公司股权历史问题或将对诺禾致源冲刺科创板造成影响。(思维财经出品)■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看全文